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Frankie | 12-May-16, 2:45 AM | 經化眾生 | (64 Reads)
「退崇」?「反聖」?基督教合一運動的危與機 文/吳國偉宣教師 大公神學工作室 這幾天崇基神學組院長share 多篇他的同事對「脫崇」的非政治解讀,內容甚至有批評媒體及公眾對聖公會的批評,實在令人難以明白崇神的取態。難道他期望壓止公眾的討論、令公眾相信及支持鄺政協的決定?崇神是打算藉這事件,改變近年對政治事務比較vocal的風格,專心做屬靈的事嗎?即是這一下統戰策略是成功打倒崇神了?香港基督教要分裂了嗎? 這當然與我期望的發展相去千里。 一、聖公會應該幹甚麼? (閱讀全文)

Frankie | 12-Oct-12, 12:46 AM | 知識牧養 | (58 Reads)

本網上工作室之歷史任務經已完成。有關發展請留意公佈,或上facebook聯絡,謝謝大家過往支持!

 


Frankie | 01-Jun-12, 7:05 PM | 社會參與 | (116 Reads)

竟然開始block咁mild既異見分子!

大家小心!

Picture


Frankie | 22-May-12, 1:51 PM | 道濟天下 | (392 Reads)

上次沒有來的,今次千萬不要錯過! 

 

ENCORE!看完《伊甸禁章》再傾之演後分享會

 

改編自《拿戈瑪第古本》之舞蹈劇場

《伊甸禁章》演後分享會

 

主題:靈知神話對女性主義神學、聖經詮釋和個人修行的啟發

 

實在非常感謝編劇 Zeke Li 在演前座談會的分享,為我們帶來極大的啟發:

發掘在聖經中與耶和華共事的女神阿舍拉的痕跡...

有女神的信仰,眾生皆平等,聚會抽簽決定誰講出神的啟示,小孩也可以講道...

所多瑪蛾摩拉的毀滅,不是同性戀的問題,而是眾神之子破解保護咒搶奪人類的悲慘遭遇...

女人要蒙頭不准講道,是要打擊抹大拉瑪利亞的女性領導...

 

太多太多的可能,太多太多的忽視,更多的秘密

都深埋在埃及的地土裏,直至1945年出土的《拿戈瑪第古本》(Nag Hammadi Codices),

讓我們有機會看到,在被系統地打壓和掩藏下,努力保存自己的靈知派傳統。

 

你也想認識基督教裏重視智慧和平等的靈知派傳統?

你也看了《伊甸禁章》,有很多感受想分享?有不明白的地方想討論?

 

這樣就不要錯過演後分享會了,Zeke會來到我們當中與大家一起討論和分享!

 

請出席的朋友,先思考這條問題,好讓我們交流:

 

看過《伊甸禁章》後,對你看女性主義神學、聖經詮釋和個人修行,有什麼啟發?

 

日期:2012年6月10日(週日)

時間:下午3時

地點: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-香港九龍黃大仙樂富邨樂泰樓地下17號

費用:免費,鼓勵自由奉獻補貼場地開支

由於名額有限,請盡早報名留座(把姓名、電話電郵至info@hkwcc.org.hk)

 

建議先看劇本及其注釋,再看《伊甸禁章》:http://gnostic-eden.blogspot.com/

 

合辦: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、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、大公神學工作室


Frankie | 08-May-12, 12:55 AM | 經化眾生 | (91 Reads)

這個偉大傳統中的知識豐碩。大家一定要來,來之前先看看,再發問吧! 

http://gnostic-eden.blogspot.com/

Picture


Frankie | 01-Apr-12, 12:29 AM | 社會參與 | (88 Reads)

後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保衛戰?筆陣遊行流動論壇討論稿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ouYiGuoLiangZhiXiaDeXiangGangBaoWeiZhan

 

與狼共處下熊的靈性想像

吳國偉/大公神學工作室 

 

狼已成王,手中有刀,狼側有熊伺候。社運使徒,在大廟外呼號。

Picture

非法權力,反抗有理!

還有使徒膽敢挑戰大王的天刀。這些愚民,不知道大王手上的天刀來自何方。蒲草紙經早有記載,人人要順服大王這種在上的空中掌權者,因為所有靈界天刀,都從至高神而來。

愚民們也沒有聽魔法師傅說,不要問天刀的來源,只要問這刀是否用得恰當。真是深得我王之心!我王揮刀之時,誰敢說不恰當?!哈!

狼微笑。

 (閱讀全文)

2011/8/2

我在油麻地一個唐樓的單位啟動我的神學工作。平均兩個星期總有一個晚上我家會擠滿十來廿個人,那些都是熱誠的大專學生,偶爾有一兩位認真卻又有點迷惘的成年教會領袖,又或是教牧同工。這些人在學習了基本的神學分析及建構的工夫之後,會寫上洋洋三四千字交來,再被其他同學批評。無論是「性工作」、「吸煙」、「四律」或是更基本的神學概念,例如罪的問題,他們的眼睛總是瞪的大大,間或向那些討自己厭的觀點提出激烈的評論。 

遇上查經的時候,我們會將經文一節一節地重現,以對照那些在教會中流通的詮釋。有時我們會為找不到解放性的解釋而苦惱,但更多時候,是在歷史想像的過程中,將一段壓迫性的經文重新理解,例如羅馬書十三章在2003年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前廣為流傳的「順服在上掌權」,甚至轉為支持抵抗運動的理據。 

我們在干甚麼?

 (閱讀全文)

Frankie | 07-Feb-12, 1:29 PM | 社會參與 | (74 Reads)

法蘭基悟@普世頻道

2012/2/4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otes/%E6%99%AE%E4%B8%96%E9%A0%BB%E9%81%93-ecumenical-channel/%E8%B2%A1%E6%94%BF%E9%A0%90%E7%AE%97%E6%A1%88%E8%88%87%E9%A6%99%E6%B8%AF%E4%BA%BA%E7%9A%84%E7%94%9F%E6%B4%BB%E8%B3%AA%E7%B4%A0/289769884420095

Picture

學術最黑暗的時代,最光明的時代

香港最重要的討論仍然是「蝗蟲論」,它的威力甚大,且因著手上有一千幾百個like,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。本周波及的,起碼有中大自由主義學者周保松、有青年多媒體文化人健吾、有八十年代文化精英陳冠中,亦有建制中手執反歧視法器的平機會主席林煥光。每天被成千網民「問候」,他們感受的壓力,肯定不比郝部長及中聯辦批判的蔡子強、鍾庭耀、成名等學者少。

我們也相信通識科的老師亦受到學生的壓力。一般社會議題,某些學生會樂意聽老師的意見,至少也接受一套考試「秘笈」左右各打五十大板。然而今時今日竟然因著「香港人-中國人」的身份對立、「拒共vs愛國」這些抽象問題,通識科學生會與老師劍拔弩張。筆者自己在某中學教授性別教育時,就親眼見識新移民與香港人的楚河漢界是如此具體。

我們之前對D&G的評論,已有談及種族歧視法的漏洞(原居地歧視,即新移民的差別對待,並不包括在現行的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)。而用「蝗蟲」還是「蚱蜢」,只是表象,甚至是「小學雞式」的意氣之爭,陳雲及林忌均已棄之不用,然而不代表他們的立場有丁點兒退卻。

 (閱讀全文)

Frankie | 29-Jan-12, 3:17 AM | 社會參與 | (118 Reads)

Picture

2009年度立法會會議,有議員運用粗俗語言及向官員「掟蕉」、搶稿等行為,試圖引起市民關注政府在社會公義,尤其是貧窮問題中,財富分配的角色。當時輿論對於「暴力」有不同的見解,有的認為任何暴力應予譴責,亦有觀點認為表面行為背後的結構性、制度性的不公平,例如政府的行政主導、立法會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,才是構成社會不公的最為根本的暴力。

其實在可見的身體及情感上施加的直接暴力,以及構成社會不公義的政治經濟層面的結構暴力以外,在國際和平研究中,尚有文化暴力這一層次。文化暴力關注隱含在宗教、法律、意識形態、語言等等,本周發生了幾件事,可以深化我們對文化暴力的理解。

 (閱讀全文)

Frankie | 25-Nov-11, 7:28 PM | 人權治國 | (77 Reads)

(原出處:http://hk.news.yahoo.com/%E4%B8%8A%E8%A8%B4%E5%BA%AD%E9%A7%81%E5%9B%9E%E8%AE%8A%E6%80%A7%E4%BA%BA%E7%88%AD%E5%8F%96%E5%A9%9A%E5%A7%BB%E6%AC%8A%E5%88%A9%E4%B8%8A%E8%A8%B4-062000820.html)

 

「上訴庭裁定變性人爭取婚姻權利敗訴,法官認為由男變女的申請人W,希望與男友結婚被入境處拒絕,並無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,因為基本法中的婚姻關係,是與生俱來的異性婚姻,而不是變性後的性別。」

 

==>這個「與生俱來」是子烏虛有的。唔通我變左女性,都唔可以享有性別歧視條例中,對cedaw(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)關注既保障,或者唔會面對作為女性感受到的性騷擾?

 

「上訴庭認為,即使兩人不能結婚,亦無剝奪他們的生活方式,兩人仍可在一起。一旦改變女性定義,會引起社會很大爭議,甚至影響家暴條例定義。」

 

==>引起爭議的事情,即使是正義的也不能做?這個法庭有何道德?

 

「判詞又指,不同地區及國家對同性婚姻處理都不同,婚姻觀念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想法,必須視乎某個社會的情況而定。不過判詞指,原訟庭已提出政府需要就變性人婚姻議題諮詢公眾,雖然未到這個階段,政府內部要有討論。」

 

==>全華人社區唯有香港才以這個無聊標準去否定他們的婚姻權利。香港再次因為法律的特別地保守成為世界話題。

 

「32歲的申請人W去年爭取與一名男子結婚的司法覆核敗訴,然後不服上訴。」

 

之前的判決理由是說變性婚姻不能生育,當然要上訴!難道不生孩子的男女也不能結婚?

 

想不到香港的法庭一去到婚姻男女的問題,立時hang機!難怪港人性福一直處於低位!


Next